首页 >>

卫视和视频网站的综艺之争,最终拼的都是人才和智慧的投入总和

传媒内参导读:近些年,各大平台愈发重视人才团队的长线培养和进步空间,从过去的“使用模式”转变为“奖励刺激”模式,其中工作室制、制片人任期制、独立制作人制、项目负责制等,已成为吸引和留住综艺人才的关键方式。

来源:传媒内参-传媒独家

文/风其然

对于综艺制作而言,人才和团队因素逐渐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,要知道平台最后拼的无疑是智慧的总投入或者说能量密度值,其中优秀的人才团队就是加持优质节目的重要砝码。无论是卫视平台,还是视频网站,谁想要掌控更多的综艺主动权,势必要在人才建设和培养上着实下一番功夫。

显然过去的平台方,更处于一种强势地位,也就是平台给予内容团队历练机会和实战舞台,所以当时的内容团队更多是珍惜机会,打好基础,锤炼作品,但对于其真正得到的回报比来说,显然不够具有绝对的吸引力,简单粗暴理解就是平台对其的一种“使用模式”。近些年,随着真人秀节目的国民式走红,背后的内容团队也日益走向台前,享受着近乎明星制作人般的礼遇,也让平台愈发重视人才团队的长线培养和激励,也就从过去的“使用模式”转为“奖励刺激”模式,无论是工作室制,还是项目负责制,都能够看到优秀的节目创作人才被格外器重和赋予使命。

工作室制、制片人任期制、独立制作人制等

卫视平台人才激励机制更多元化和定制化

电视节目制作是一个复杂而又庞大的过程,需要团队成员之间的高度配合,特别是对于大型户外真人秀而言,这个难度系数可能会是呈指数式增加。在一档户外真人秀中,少则几十人,多则上百,总导演、制片人、监制、摄像、编导、编剧、导播、后期制作等等,哪一个环节一旦出了小纰漏,都会影响整个节目的推进和效果。那么,如何让庞大的团队高效地运转起来,让核心团队可以持续产出优质的节目内容和品类,电视台已然开始了探索对人才的奖励刺激机制,从这两年的成果来说,已初见成效。湖南卫视:工作室制

2001年,湖南卫视采取并实行独立制作人中心制度,采用团队作战的形式,产生了多支如洪涛团队等高实力的队伍,并且开设了节目制作中心。2018年5月25日,湖南卫视首批选出了7个团队成立工作室,11月9日为新成立的5个工作室授牌,至此,湖南卫视已拥有12个工作室,几乎承包了湖南卫视全年的季播自制节目。

此外,湖南卫视鼓励工作室创作的措施包括:第一,推动工作室创立自主独立品牌;第二,下放工作室人员招录和用工权利,以“投入产出”为依据制定奖励机制;第三,贯彻落实“双核驱动”全媒体战略,支持工作室承接芒果TV的制作项目;第四,鼓励工作室积累网络视频节目研发和制作经验等等。

纵观今年四季度湖南卫视即将上新的综艺,其中青年舞者竞技节目《舞蹈风暴》,则是由《歌手》原班团队洪啸工作室历时一年打造完成,洪涛还曾在微博上为这档节目站台和宣推助力。另外,音乐类节目《嗨唱转起来》,主打全民音乐嗨唱,则由安德胜工作室和刘伟工作室联合制作的。《亲爱的·客栈3》,是由“我家系列”综艺代表的陈歆宇团队继续操刀。浙江卫视:提拔升职一线制作人

近两年,浙江广电也进行了大规模的人事调整,目的是留住人才,提升整体创新水平。2017年4月,《梦想的声音》总导演蒋敏昊、“跑男”第一季导演陆浩分别升任战略发展中心主任、副主任;而《王牌对王牌》《我就是演员》总导演吴彤,也升任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;浙江卫视后期中心负责人孙竞、《奔跑吧》总导演姚译添则任节目中心主任助理。

由左至右,依次为浙江卫视

王牌节目制作人蒋敏昊、吴彤、姚译添江苏卫视:制片人任期制

2018年年初,江苏卫视进行组织架构改革,成立了五个中心,其中节目中心承担所有自制节目生产和节目内容对接上的任务,并对所有团队中的编导和制片人进行了剥离,全员参与节目创新大赛。江苏卫视副总监、节目中心主任王希曾认为,“给一个编导发2万块钱的薪酬,不如让他自己参与或者制作一档在全国有影响力的节目来得重要。”

江苏卫视主持人、制片人李好

“制片人任期制”的本质是项目制,制片人负责项目的筹备、制作、上线等各环节,项目结束任期结束。从“制片人负责制”到“制片人任期制”,江苏卫视不断开发制片人核心骨干力量的能力和潜质,诸如由李好担当节目制片人的有《一站到底》《百变达人》等新老项目。东方卫视:独立制作人制

2014年3月,全新成立的东方卫视中心首次推出“独立制作人”制度,2014年年底,《笑傲江湖》的主创朱慧、施嘉宁和团队获得了高达380万元的收益分享权,大大激发了创造力和生产力。独立制作人相较普通制片人而言,除了内容制作外,参与管理的部分更多更复杂,比如预算、广告、财务、人员配置等等,是一个需要具备多种能力的身份。而一年一聘的机制则优中选优,刺激创作。2018年严敏制作了《极限挑战》第四季、《中国梦之声•下一站传奇》,2019年施嘉宁则制作了《欢乐喜剧人》第五季、《极限挑战》第五季等项目。

东方卫视独立制作人施嘉宁

此外,2019年以来,安徽卫视先后授牌成立了60家台属融媒体工作室;9月,河北卫视则为11家工作室挂牌,奖励创新创优内容。

视频网站更注重强强联合

中心制和工作室制成主流模式

相较于电视平台对于人才的培养和激励机制的重塑,视频网站自带的互联网基因,对于人才的培养和激励,从独立工作室,到项目责任制,视频网站显然更注重核心明星内容团队的长远打造和深度培养,以及如何将诸多的优质因素进行组合排列,形成最佳的创新成果。爱奇艺:三大中心和21个工作室

在2019爱奇艺世界大会上,正式公布了3大中心和21个工作室。其中,陈伟、车澈负责节目制作中心,今年的代表作有《中国新说唱2019》《我是唱作人》《潮流合伙人》,而姜滨负责节目开发中心,今年主要负责的节目有《青春有你》《小姐姐的花店》等,另外还有偏向体育综艺制作的奇观工作室。

从整体布局上看,2019年爱奇艺自制综艺分为音乐力、少年风、生活趣、新国潮四大系列,包括音乐、美食、恋爱、国风等在内的多个细分品类,以满足用户的多元娱乐消费需求。而三大节目中心和21个工作室无疑在各自负责的领域和类型进行多元创新,事实上,对于S级的大项目,一般都是众多工作室合力为之。

腾讯视频:UnScripted内容制作部负责综艺业务

2019年3月,腾讯PCG(平台与内容事业群)对内宣布撤销腾讯视频旗下的影视制作部门企鹅影视,更名为Scripted内容制作部和UnScripted内容制作部,分别对应剧集、综艺业务,其中天相工作室、天马工作室等综艺团队全部容纳UnScripted内容制作部。

在综艺制作上,腾讯视频采取的是项目经理制,也就是说作为平台方的腾讯视频主要负责把关和运营,具体制作环节则交由优秀的节目制作团队(外包公司),诸如与实力文化合作推出的文化类节目《一本好书》《见字如面》,与合心传媒合作的《幸福三重奏》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,与笑果文化推出的喜剧类节目《吐槽大会》《脱口秀大会》,与哇唧唧哇联合打造的《明日之子》等。

优酷:与优秀外部团队进行长线合作

在节目布局这一块,优酷更擅长将优秀的人聚集在一起,发挥最大的创新价值和功效,尤其是跟商业化运作较高的成熟公司合作,也持续产出不少品牌节目。诸如与灿星文化合作推出的《这!就是街舞》《这!就是原创》《一起乐队吧》,与银河酷娱合作了的《火星情报局》系列节目、《演技派》,与日月星光合作推出的《这!就是灌篮》,与燃烧小宇宙合作推出的《花花万物》等。

芒果TV:八大节目制作团队和三大制作人独立工作室

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书记、台长,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吕焕斌曾将芒果TV比喻为“我们这一代媒体人要为未来打造一个‘备胎’”,由此可见,芒果TV与湖南卫视之间天然自带的亲密关系,那么在人才培养和奖励方面,芒果TV也采取独立工作室制。

据了解,截止到2018年10月,芒果TV共计11个制作团队,其中包括8个节目制作团队和三大制作人独立工作室,诸如较早的由何忱带队的盒子工作室。具体来说,何忱团队,代表作《明星大侦探》《我是大侦探》《密室大逃脱》;李甜团队,代表作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三季、《真爱大冒险》;单丹霞团队,代表作《我最爱的女人们》、《一路成年》;晏吉团队,代表作《女儿们的恋爱》两季等。

无论是卫视平台,还是视频网站,大家都已经达成了共识,平台想要真正的留住和用好人才,无疑需要思考清楚两层关系,也就是表面形式的吸引和核心的根部留住是两回事,关键在于平台能不能形成一套稳定的人才培养和激励机制,创造良好的创新试错氛围和空间,并基于此种力量形成内容创新的有效生产力。

此外,注重人才团队的长线培养和积极激励,坚持输出核心的创作模式,对于当下各大平台来说,对其发展自身内容生产力和提升综合实力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。

(备注: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。)

文章来源: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

标签:日本黑帮老龄化,曝吴千语与男友复合,拔自己头发吃霸王餐,19号台风逼近日本,陈佩斯罕见现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