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

朱载垕在位只有六年,但他做了什么深得群臣感激百姓称颂的事?

本文系作者等你明通独家原创,未经许可禁止转载

朱载垕是明世宗朱厚熜的第三子,世宗给他取名载垕。“载”是他的排行辈分,“垕”取“皇天后土”为天下之主的意思,足见父亲的满怀期望。嘉靖四十五年(1566)十二月,朱载垕在世宗服丹药中毒死后即位称帝,这就是明穆宗,穆宗朝的年号为隆庆。穆宗在位只有六年。穆宗是明朝皇帝中少有的成年即位者,他不是世宗册立的太子。世宗有过八个皇子,但有五个襁褓折,长大成人的只有二子载壑、三子载垕、四子载圳。嘉靖十八年(1539),世宗分别册封载壑为太子,载屋为裕王,载圳为景王。自载壑嘉靖二十八年(1549)死后,太子之位属谁,就成了天下瞩目的大事。

朱厚熜剧照

(1567)按照“有嫡立嫡、无嫡立长”的礼仪当然是裕王应晋封太子,但事情并不如此。当时受宠的道士陶仲文提出“二龙不能见面”之说,皇帝是龙,太子当然是小龙,世宗听后索性不再立太子。这给景王载圳提供了可乘之机。载圳凭借母亲受宠的优势,走动内宫,争立太子,他的打算在宫中为人所共知。权倾朝野的内阁首辅严嵩对载垕也相当冷淡。就连裕王应得的岁赐也被他大量拖欠。载垕命运未ト当然不敢向父亲提起,只 得派手下人先给严嵩的儿子严世藩送上一千两银子,才得以补发。景王与严世蕃勾结后愈发猖狂,还想将锦衣卫指挥使陆炳也拉上自己的战车。陆炳不愿参与此事,景王居然就在嘉靖三十九年(1560)将陆炳毒死。

陆炳剧照

(1568)陆炳此人与世宗亲厚非常,不但是世宗兴献王府的旧臣和总角之交,后来更曾经救过世宗的命,是世宗以兄弟称呼的人物。所以景王的猖狂举动彻底触怒了世宗,断绝了他即位的可能。嘉靖四十年(1561),世宗打发景王去封地居住,而把裕王留京,显示了传位的意图。可是景王载圳离京后并没有停止筹划夺嫡。嘉靖四十四年(1565),载圳病死于封地,世宗毫无难过之意,还说这孽障害我兄弟,现在总算死了。载垕已成为唯一的皇位继承人。载在王府多年,在自己身边聚集了一批才能卓著的有识之士,如高拱、陈以勤、张居正等。这些人为载垕讲解古今,纵论天下,培养他的政治见识。

张居正剧照

(1569)在他们的影响下,载垕对嘉靖末年的弊政了然于心。为了争取政治上的主动,世宗死后,载立即批准了自己的亲信张居正与内阁首辅徐阶草拟的世宗“遗诏”,假父亲之名将其引起朝野怨声不止的弊政大部分废止。登基后,他又在即位诏书中肯定了“遗诏”中关于将蛊惑世宗炼丹求仙的道士逮捕下狱,付法司治罪;所有斋醮活动和造庙观、建宫殿的工程一律停罢;采买香蜡、珠宝、绸缎等例外采买全部停止;并起用嘉靖年间因上疏言事被罢撤、拘囚的海瑞等官员;同时又免除全国百姓隆庆元年(1567)的一半田赋和拖欠的嘉靖四十三年以前的赋税。诏书出,群臣号啕感激,百姓竞相称颂,一时大得民心。经过一番初步治理朝政有了一番新气象。

徐阶剧照

(1570)群臣歌功颂德之声不绝于耳,穆宗一方面为之欣喜,可另一方面他也看穿了宫廷政治的勾心斗角。坐稳皇帝宝座后,穆宗拿定了及时享乐、无为而治的主意。他为此先做了一番布置。和历代皇帝一样,穆宗先是选择忠诚干练的大臣分担政务,为自己巩固江山社稷。他将亲信的大臣徐阶、李春芳、高拱、郭朴留任内阁,又将身居裕王府时的心腹张居正、陈以勤授内阁大学士的要职,参与内阁机要大事;在宫内,他把亲信的太监黄锦、王本、冯保、曹宪、李芳等人都安置在要害部位。经过这一番布置,穆宗以为自己的朝廷坐稳,可以安居宫内,静享富贵了。于是,他把日常朝政都推给内阁,连对大臣的操纵、协调的责任也放弃了。

高拱剧照

(1571)谁知事与愿违,在他对朝政大撒手的同时,内阁大臣们的倾轧就开始了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第一场内阁风波,发生在内阁中最重要的两位大学士徐阶和高拱之间。徐、高之争渊源于嘉靖末年。徐阶是多年的内阁元老,一位老练圆滑的政治家。高拱本是裕王的侍从讲官,素有大志,和张居正一起当过国立大学的正副校长。徐阶为联络裕王,也是为日后的朝廷更替预作铺垫,于嘉靖四十四年(1565)把高拱和郭朴一起举荐为内阁大学士。照当时的社会风气,徐阶作为高拱、郭朴政治上的恩人,是有师生之谊的,理应受到尊敬。可是高拱本就是穆宗的从龙之臣,又在众臣中最受穆宗信重,认为自己被拔为阁臣本就顺理成章,一点也不领徐阶的情。

朱载垕剧照

(1572)而徐阶忽略了高拱机敏练达的卓越能力,以及位居高官后要求平等处事的自尊心,依然把高拱和郭朴当作后生晚辈对待,种下了纷争的种子。斗争以吏科给事中胡应嘉弹劾高拱失职大不敬为导火索。当时世宗处在昏迷中,对这类奏折当然不问。因此,胡应嘉的弹劾并没达到目的,对高拱来说是“有惊无险”。但高拱是个恩仇必报的政治家。他认为胡应嘉是徐阶的同乡,一定是受了徐阶指使。偏偏徐阶在草拟世宗遗诏这样的大事上,不与内阁的高拱、郭朴等同僚商议,却越过他们和排位偏后的张居正策划,受了冷落的高拱满腔怨恨,他要等待机会报复徐阶。穆宗对高拱有多年的了解,当然不会被几个言官所打动。他安慰高拱不要在意,继续安心从政。

文章来源:王一博吃榴莲螺蛳粉

标签:李宇春暗黑哥特风,货船沉没五名中国籍船员遇难,日本人拒屯韩泡面,五星红旗点亮迪拜,张艺谋忆秋菊